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旁边的孩子哭了
旁边的孩子哭了
   偌大的双人床上,两具赤裸的肉体交缠在一起,小麦色皮肤的男人压着白皙肌肤的女人,身体在一起一伏不停地耸动,处於下方的女人发生似是痛苦而又绵长的呻吟。

  她的双手用力抓紧了男人後背,指尖泛白,修长白嫩的双腿缠着他的胯部,随着男人的动作而不停地晃动。

  女人毫无遮拦的下体柔滑鲜嫩,细软稀疏的阴毛湿漉漉的,凌乱不堪,在耀眼的灯光下泛出莹亮的水光,而男人的性器粗犷硕大,蛰伏在浓密的阴毛下,圆润的囊袋嚣张地垂挂着,此时此刻骇人的热棒正凶悍强劲地在羞涩的小穴中穿梭,一下下地顶开紧致粉嫩的媚穴。

  “宝宝,老公肏得你爽不爽?”

  “慢点……快受不了……”

  “可是这张贪吃的小嘴怎麽把肉棒咬得这麽紧?是喜欢它还是要弄伤它啊?”陶宇森坏笑道。

  “你又欺负人……呜呜……”斯语凝难耐地轻声啜泣起来。

  “那宝宝先说,喜欢大肉棒肏你吗?”

  “嗯唔……喜欢……”

  “真是听话的好孩子。”

  性器被嫩滑柔软的媚肉紧紧包裹住,贪心地舔咬吸食,被绞得快要断裂,个中滋味简直销魂蚀骨,陶宇森恨不得狂插猛送,疯狂蹂躏这紧致的洞穴,不过身下的人早被他干得四肢绵软,眼泪飙飞,可怜兮兮地颤栗着。

  “累吗?”陶宇森柔声问道,下身缓慢地抽送着。

  “累……你什麽时候好啊?”斯语凝绵柔的声音不知不觉带了小女人的撒娇,无意思的扭胯却让陶宇森的欲望更盛。

  “你这样子,叫我怎麽好啊?”他本来还想忍一会儿,让楚楚可怜的小东西休息一下,结果她把这把欲火烧得更旺了,坚硬的肉棒又胀了几分。

  “它……它怎麽又变大了……唔啊……好胀……”斯语凝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明明已经肿硬得快撑爆她的小穴了,竟然还可以再变大。

  “真是记吃不记打,每次不都是你自己撩拨的?”

  “你……你胡说……根本就是你自己……你自己色……”

  “我色?那也是因为宝宝你太诱人了,精致小巧的脸庞,浑圆白皙的双峰,窄小紧致的蜜穴,是男人都会拜倒。”

  “我……我有那麽好吗?”被深爱的男人夸奖,让她不免沾沾自喜,可还是不自信地又问了一遍。

  “亲爱的,你永远不知道你有多让男人疯狂……”

  “我只要你为我疯狂……”斯语凝羞涩地说道。

  陶宇森顿时被她的模样迷得七晕八素的,阴茎猛烈地抽插起来,强悍地操弄剧烈收缩的蜜穴,柔嫩的媚肉又一次被他的坚硬蹂躏亵玩,丰沛的淫液被插得四处飞溅,淫靡的水声响亮清晰,斯语凝的身体被撞击得颠簸不停,喘息破碎,双腿本能地夹紧他的腰身,使得两人更亲密地连接在一起。

  陶宇森热切地吻住她粉嫩柔软的樱唇,彼此唇舌相依,激情缠绵地交融在一起,像沙漠里饥渴的旅人,拼命吸吮着对方嘴里的蜜汁。

  陶宇森一把拉过斯语凝的细腰,重重地顶入,让肉棒进入到更深的位置,又狠狠地抽出,带出了娇嫩粉艳的媚肉,再一次把红肿的阴茎推入,媚肉又被塞了回去,就这样反复地抽送着,动作粗野凶悍,几乎要顶穿斯语凝。

  “啊嗯……太深了……小穴要坏掉了……”

  “宝贝放心,不会坏的,你看它多兴奋,咬得这麽紧,都不让老公出去了。”

  “我没咬……呜呜……真的要坏……你慢点……”斯语凝意识混沌,呻吟里带着哭腔,苦兮兮地求着作恶的男人。

  陶宇森一个挺身,深插到底,硕大的龟头已经顶住微开的宫口,然後静止不动,“我现在不动了好不好?”

  “你出去……不要这麽深……”斯语凝胡言乱语地喊着,“唔嗯……好胀……”

  “我就要待在里面,你看我们紧紧连接在一起,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们更亲密,无论是我们的身体还是我们的心,就连身上流着的都是相同的血液,谁都不能将我们分开。”陶宇森霸道低沈地说道,身上带着浓重的戾气。

  斯语凝一时半会儿看得呆怔住,男人身上唯我独尊的气势是她爱上的主要原因,强悍似刀枪不入,却能为了她远走他乡,只为不伤她一丝一毫,她由衷地感谢他为她付出的一切,所以她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回应他霸道不伦的爱。

  斯语凝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柔情似水地倾诉:“我的爱,请让我彻底成为你的胯下之臣吧。”

  陶宇森煞红了眼,全身爆发出了无穷的力量,扣着她的臀部,疯狂凶悍地抽送,粗长无比的阴茎在蜜道里激烈地摩擦,爱液被打磨成泡沫,随着进出的肉棒而被频繁送出,粗犷狰狞的棒身都是明显不过的淫液,两人的结合处泞泥不堪,湿漉漉得像个小水库。

  陶宇森干得激情四射,大汗淋漓,紧致的肉穴就是销魂的洞窟,一旦进入就不可自拔地想埋得更深,湿热嫩滑的甬道注定是被男人掠夺成为其专属品的,他一次次在里面标注自己的产权,刻上他独有的烙印。

  斯语凝声嘶力竭地呻吟,体内叫嚣的快感冲击着四肢百骸,人类最美妙的滋味当属这个,和最深爱的男人连成一体,享受鱼水之欢。

  恰恰这个时候,旁边婴儿床发出了哭喊声,让沈溺欲海的两人立刻回神。

  “该死的!”陶宇森忍不住咒骂。

  “骂谁呢?”斯语凝严词责问道。

  “没有。”陶宇森马上否认,临界爆发点的时候被打断,简直是世上最残忍的事情。

  “快起来,女儿可能肚子饿了。”斯语凝推着身上沈重的男人。

  “你也是我女儿,我觉得你现在还很饿,长幼有序,先喂饱你比较重要。”

  “淫棍……你快点起来……”

  斯语凝话还没讲完,陶宇森已经快速抽动起来,勃发的性器猛地顶入抽出,斯语凝被操弄得晃荡不停,她之前完全忘了身旁还有熟睡的女儿,竟然和陶宇森当着出生几个月的孩子做着男女之事,羞耻得捂紧了双颊,可是男人带给她的刺激和快感,不可否认地强烈,根本忍无可忍,嘴里溢出的呻吟细长绵软。

  陶宇森噗嗤一笑,“果然是我大女儿比较饿,如此贪婪地吃着爸爸的肉棒。”

  “坏蛋……坏蛋……”斯语凝捶打着恶劣的男人,可是小穴却仅仅吸附着火热的肉棒,紧绞不放。

  陶宇森故意顶着她的敏感点,激出她一声又一声绝美的尖叫,响彻整个房间。

  旁边的婴孩突然又停止了哭泣,陶宇森坏笑道:“看来我们的女儿很理解爸爸妈妈的行为,知道我们干的是要紧事,不再打扰我们了。”

  “混蛋……呜呜……”斯语凝不可抑制地哭出声,简直羞耻死了。

  “说声爸爸快把我操到高潮,就让你去喂女儿。”

  “大坏蛋……”

  “那我们就慢慢磨,小孩子可挨不了饿哦。”

  “爸爸……快把我……操到高潮……”斯语凝断断续续地说些害臊难堪的话语。

  “乖女儿。”

  陶宇森提起她的臀部,深插浅抽,又急又快,斯语凝就像一个破碎的瓷娃娃,被他翻来覆去地折腾,只能感受到硬物的凶猛进攻,终於在某一刻,销魂的快感蜂拥而至,身体紧绷之後猛地落下,痉挛的小穴喷出暖暖的阴精,被收缩的穴壁一夹,陶宇森跟着抽动了几下,也泄出了火热的精华。

  回归平静的房间,只有小婴儿断断续续的哭喊声,陶宇森很自觉地去把哭闹的女儿抱过来,递给虚软的斯语凝。

  斯语凝的衣服早被陶宇森扒得不剩,很方便就让女儿吸吮住还在分泌奶水的乳头,陶宇森搂进了她,脸上洋溢着最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