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梦想之都】(172)作者:ray1628
【梦想之都】(172)作者:ray1628
字数:5245


           Chapter172女厕

  车子很快就在一个地下车库停了下来,周围也停了不少名车。司徒帼英不知道这是哪里,她也不管,只是跟着端木安走。

  随着电梯门的打开,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一阵阵强劲的音乐声像大锤般在烟雾中敲打着疯狂的人们,那些音乐就像是要把人的五脏六腑都敲出来,让所有人都能扔下自己,忘我地在舞池中跳动着。

  端木安贴着司徒帼英的耳朵道:「我先让人带你去换套衣服,我怕其他人看到你这样子会害怕,哈哈!」只见端木安找到一个衣着性感的女子在她耳边说了两句,那女子马上就领着司徒帼英到了舞厅后面的一个更衣室里。

  司徒帼英脑袋里的意识似乎也被音乐震开,或者她自己根本就不想再想些什么,拿着衣服就换。她先是套上一件带着闪闪珠片的紧身吊带背心,觉着衣服太紧她干脆连文胸也拿掉了。接着是一条黑色的短裙,穿上以后看着比热裤还要短,只要稍微低一低头就会看到里面的内裤。

  这套衣服可能是司徒帼英有生以来穿过的布料最少的衣服了,不过和刚才走进来看见的那些穿着三点式的女孩一比,一切都觉得没什么特别的。最后她把袜子脱掉,换上有些紧的一双高跟凉鞋回到了舞厅里。

  司徒帼英其实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不过她不在乎四周的环境,甚至没去想端木安,跟着强劲的音乐就按照自己的节拍扭动起来。

  司徒帼英高挑的身材加上高跟鞋,引得不少狂蜂浪蝶在身边乱舞。不过端木安一直在司徒帼英的身边,像是保护神一样围着司徒帼英转。司徒帼英根本没理会那些人,甚至也没搭理端木安,只是自顾自地在摇摆着。

  司徒帼英不想停下来,不管音乐如何变换,她只想忘了自己,忘了今晚的一切。司徒帼英一直在跳着,只是间或停下来和端木安喝两口饮料,接着就一直跳个不停。

  朦胧的烟雾,变换旋转着的灯光,还有一浪接一浪的音乐浪潮,把司徒帼英弄得好像天旋地转地。她只觉得体内的温度不断升高,一股一股的热浪由内而外地发出,让她不断地摇摆着肢体。

  不知道司徒帼英是自己想把意识搞模糊还是她真的分不清东南西北,她就这样一直在舞池里跳着,直到自己眼睛里的景象真的模糊起来。渐渐地司徒帼英的身子也像是东摇西摆的样子,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腾云驾雾一般。

  越是看不清东西司徒帼英就越是觉得兴奋,她在端木安的搀扶下依然勉强摆动着身子不想停下。端木安搂着美人,衣香鬓影之中嘴角的笑意是越来越浓。
  司徒帼英也不知自己在舞池里待了多久,直到有了便意才拉着端木安的衣服道:「洗、洗手间在哪里啊?带、带我去!」

  端木安当然是义不容辞,他托着司徒帼英的腰,慢慢把她带离了舞池。
  接着两人上了电梯,来到另一层楼。

  这里不像舞厅那样开阔,而是分成了左右两排的房间。不过如舞池一样,这里的音乐是毫不逊色,而且烟雾似乎更为浓厚,像是进入了迷幻的境界之中。
  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两排房间中间的过道其实也站了不少人。有的在相互热吻,有的在相互爱抚,更有的甚至已灵欲结合浪叫起来。众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的陶醉,似乎到了人间仙境一般。

  司徒帼英朦朦胧胧地看着眼前那些人,耳朵里尽是婉转缠绵或是忘我放纵的呻吟声,身体里的热气便一阵一阵地爆发出来。

  端木安把司徒帼英带到差不多最后的一个房间,门口早有人等候着。那人马上打开房门,让端木安进入。奇怪的是,这房间外面并没有厕所的标识,房间里虽然如厕所一般有坐厕洗手台什么的,不过比真正的卫生间干净多了。

  司徒帼英笑骂着道:「你,还不、还不出去,我、我要上……上厕所!」
  端木安笑道:「出去?还出什么去,这里挺好的!」说罢他一把搂着司徒帼英就强吻起来。

  司徒帼英拍打着道:「不……不……」换做平时,身手敏捷的她肯定是一把推开端木安,然后马上就把他的手反扭到背后。不过此时的司徒帼英感到身子软软地,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劲。

  端木安的舌头已经闯入了司徒帼英的嘴巴里,双手也不规矩地在她胸部乱抓。司徒帼英不知是真的抗拒不了还是怎的,扭打之中还把舌头迎着端木安的搅动起来。

  就在端木安和司徒帼英搂抱在一起的时候,房里又涌入了不少人,那些自然都是男人了。司徒帼英骤然看到多了好几个人,心里不禁一虚,挣扎着道:「你、你们干什么?这、这是女厕!」

  这帮男人可不管司徒帼英说些什么,两人走到她身旁拉起她的双手向身体两边打开,一人走到身后从后搂住她的胸部,还有几人已经在那双长腿上毛手毛脚地摸了起来。

  「不……不……干什么……」司徒帼英有气无力地挣扎着,但是身体早已不听使唤。随后她的双手被拉到头顶,胸前的衣服被一把拉下,端木安的嘴巴就吸附在了她的乳房上了。

  「啊……不……嗯……嗯……不……」司徒帼英如跳舞般扭动着身体,不过体内爆发的却是另一种快感。

  端木安笑道:「你看,乳头都硬了,还不啥,我不让你爽爽就真的不行了,哈哈哈!来,兄弟,送上门的雏儿,今晚轮流爽爽!」周围的人顿时起哄,有的拉手有的拉脚,把司徒帼英整个人抬了起来。

  端木安拨开司徒帼英的内裤,湿滑的舌头在那浓密的草丛里舔动起来。
  司徒帼英仍带着那么一分意识,看着成群的男人无助地喊着:「不……嗯……啊……不……」可惜那无力地呻吟抵不过身体的感觉,只是给男人徒添兽欲而已。

  司徒帼英已不知道有多少双手多少张嘴在自己的身上活动,她只觉得脸、颈、胸、要还有两条腿都遍布了男人的唾液。

  这时端木安拿出一个震动器道:「来,分开她的脚,她要尿尿我们就让她尿吧!」接着众人拉下了司徒帼英的内裤,再分开她的双腿将她抬起,让整个小穴都呈现在空中。

  端木安拨开阴毛用震动器轻刮着司徒帼英的阴蒂道:「来吧,我的美女,快尿啊,快尿啊!」

  「啊……不……嗬嗬……不……」司徒帼英喘着粗气,摇着头叫喊着。
  两条美腿虽然被人拉着,但是仍能看到明显的颤抖。

  「不可能,不能这样,怎么能尿呢?」最后的意识告诉着司徒帼英自己不能屈服,纵然那震动器是如何厉害,她都得坚持着。

  端木安一边用震动器刺激着司徒帼英,一边又伸出手指插入阴道里转动着。司徒帼英被弄得语无伦次地仰头大叫起来:「不……停、停手……我不尿了、不尿了……」

  端木安笑道:「不尿?那怎么行?不是骗人吗?你说让我带你来尿的。
  要不这样吧,如果你能在三十秒之内尿出来,我就让你马上出去,怎样?「
  司徒帼英看着满屋子野兽般的男人,当然是一个劲地点头,接着咬着牙闭着眼睛,似乎真的在调动着尿意。

  端木安的手可不会放松,依然用那震动器在司徒帼英的阴部上刺激着,弄得司徒帼英不时憋出几声浪叫声。

  司徒帼英当然是要上厕所的,但是被体内的快感还有对男人的恐惧给压了回去。她听到端木安在大声地数着,已经忘了在一群男人面前小便的羞耻。她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心急如焚地收紧小腹的肌肉,想把那回收的便意再推出来。
  「十……九……八……」听着端木安的倒数,司徒帼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心里大叫着:「快,你快尿啊……快尿……」她感到在自己的一再努力下,便意已经渐渐地聚集,但是离倒数结束已经越来越近了。

  「四……三……」眼看着倒数就要结束,司徒帼英已经感到那便意准备好了,就差最后一步而已,于是大声喊道:「等等……等等……我、我尿……尿……尿——」

  可惜当端木安大声说倒数结束的时候,司徒帼英仍在作最后的冲刺。那已经汇聚而成的水流就是无法冲破最后的堤坝,怎么也出不来。

  「时间到——」当端木安大声宣布的时候,司徒帼英泄了气般长舒了一口气。一口气还没有舒完,下体那紧绷的肌肉放松后就如打开了堤坝一般,刚才酝酿良久的便意随即汹涌而出。

  就在端木安声音落下不到两秒,一股水柱就从司徒帼英的下体激射而出。
  「啊——不——」此时的司徒帼英再想刹车已经太迟,失控的尿液如奔流一般从两腿之间喷出,甚至射得端木安的身子也湿了。

  端木安举起手来来舔了舔沾上的尿液,像是佳酿般道:「好味道,爽,来,扶好扶好,我来让她更爽!」

  小便之后的司徒帼英浑身乏力,眼睛里的画面也变得模糊,已经完全失去了抗拒的意识和力量,任由众人抬着自己。众人配合着端木安的高度,让端木安的阳具一蹴而就。「哇,紧啊……嗯……好……够紧啊……爽……」端木安摆动着腰部,嘴里不住地赞着。

  旁边的人看得是连额头上的青筋也勃起了,其中一人道:「安哥安哥,别顾着自己爽啊,让兄弟热热身可以吗?」

  端木安也不吝啬,让众人把司徒帼英放下,按住跪在地上。一群男人于是围在司徒帼英四周轮番把阳具塞入她的嘴巴里,没轮到的就拉着她的手在自己阳具上先套弄着。

  司徒帼英此时连叫「不」的时间也没有,疲软的身子被男人拉着也掉不下去,嘴巴和手就轮番伺候着一条条肉棒。有的兴奋过头了,忍不住就直接射了出来,弄得司徒帼英脸上满是白浊的秽物。

  端木安在一旁骂道:「没用的家伙,那么快就没了。走开走开,别弄脏了老子的东西。」说完他拉开众人,把司徒帼英抱在洗手台靠着镜子而坐,分开她的双腿挺起肉棒直插中庭。

  「啊……啊……嗯……呵……啊……」此时的司徒帼英嘴巴里已再没有那个「不」字,眼神迷离地浪叫着迎合着端木安的抽插。

  端木安狠狠地顶着阳具一边大叫道:「兄弟们,忘了说这可是个交警。相信你们以前超速违章的时候也和交警打过不少交道的,要报恩就是今晚了!」
  一旁的男人们马上欢呼起来,大叫着:「都有,都有!」众人跟着端木安抽插的节奏喊着:「报恩!报恩!报恩!」

  等到端木安离开了司徒帼英的身体,马上有一人扑了上去。他把司徒帼英拉了下来,让司徒帼英趴在洗手台上,自己从后而入。

  没多久,这人交枪后又有一人接着上来把司徒帼英拉进了坐厕格里。那男人就坐在坐厕上,扶着司徒帼英坐在自己的肉棒上下抽插着。

  紧跟着后面一人让司徒帼英坐在厕所板上,把她的一条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再抽插起来;再有一人直接让人扶着司徒帼英靠墙而站,托起她的一条腿就干。
  站着坐着甚至躺着,前面后面还有侧面,司徒帼英不知自己换了多少种体位,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男人上过自己的身子。她只懂得浪叫着去迎合,任由男人的阳具里喷出的东西涂抹在自己身上。

      ===========================================

  清晨的凉风吹醒了司徒帼英,她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南环路。制服随意地搭在全裸的身体上,那辆摩托车依然在原地。

  司徒帼英仍感到强烈的头疼,连下体也是隐隐作痛,不过她的意识倒是清醒了。「我被人……被人强……不……轮、轮、轮……」司徒帼英不敢想「轮奸」这个词,因为她觉得自己无法承受。

  司徒帼英静静地坐在路边,不知道要干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但是清醒的意识渐渐地开始把昨晚不堪的画面一幅一幅地重播。

  虽然有些残忍,但是司徒帼英眼里像是又看到了昨晚那些男人的嘴脸,还有那狞笑着的端木安。此时的司徒帼英终于清楚地看到那俊朗的外表之下竟是一堆腐肉,一堆臭不可当的腐肉。

  不仅如此,司徒帼英的耳朵仿佛又听到了昨晚的声音,甚至那些听不清楚的话语也突然清晰起来。「哈哈,不自量力,一个小小的交警想整我?」「告诉你,我十六岁就把警花上了,你一个交警算啥。不过看在你那双长腿的份上,打赏打赏你吧!」「兄弟们,别客气,这是今晚的甜品,随便享用!」

  「不——」司徒帼英抱着头,终于崩溃了,痛哭了。一想到那些男人的秽物,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如同垃圾一样散发着阵阵恶臭,让她根本无法忍受。

  「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司徒帼英心里大叫着,但是除了呐喊以外,心里却没有自杀的方法和勇气。

  良久,初升的曙光刺激了司徒帼英的眼皮。「死?自杀?不,不,不!
  我要把那些人绳之于法,绳之于法!「司徒帼英擦干了眼泪,满怀信心地站了起来。

  「报案,我要报案!我、我被人强暴了,还不止一人!」司徒帼英居然很镇定地回到警局说出了事实。因为司徒帼英交警的身份,那位接到报案的警员吓了一跳,赶紧把事情先通知了上司。

  之后司徒帼英就被请到了一间办公室详谈,作了笔录以后警员就让司徒帼英去医院验伤。根据报告显示,司徒帼英体内有残余的海洛因和春药成分,下体有撕裂的情况。司徒帼英口中的那些弄得她全身都是的「男人的精液」也已找到,一些残留的皮肤组织可以证明她有过激烈的性行为。

  人言可畏,司徒帼英的事情很快就传出去了,最后逼得领导下了封口令。
  但是同事们异样的眼光让司徒帼英感到万分的委屈,坚定的信心开始有些动摇。

  更加令她感到崩溃的是,端木安等人的证供似乎要帮她安上一个撒谎的罪名。
  「那晚她又打电话又发短讯给我的,说她很不开心,巡逻的时候又出了点事,因此让我带她出去玩。结果我就接她去了我常去的俱乐部咯,玩得嗨了当然就什么的了。大家你情我愿的,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告我强奸。」端木安没有否认他和司徒帼英之间发生了性关系,不过他把事情说得很简单,就像是普通的一次派对一样。

  除了端木安,司徒帼英的身体上还找到了其他两人的皮屑。那两人的供词也和端木安类似:「我们经常和安少到那玩啊,跳舞啊,喝酒啊,当然还有女人了。很平常,不过玩的具体内容我不能说,那里是私人俱乐部,里面的一切我不方便透露,警方你们自己去问咯。」

  当晚在楼下舞池的侍应也接受了调查。「对对,是和安少一起来的。没什么特别,就像是安少女朋友一样咯。」,「安少那么多女朋友,我哪记得清楚啊?」,「没有不愿意啊,那女孩情绪还很高的,一直拉着安少跳舞喝东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