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17)【作者:wddy22gf】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17)【作者:wddy22gf】
字数:61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七)

  文文回家后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眼圈黑黑的看上去很疲惫,目光迷离下敢正眼看我,我和她说话时,她声音很小而且从喉咙里发出了一丝颤音。这种现象已经说明她昨晚的辛苦,不敢正眼对视声音发抖恰恰说明不善撒谎的她做了亏心事心里惊慌。

  文文回家才刚刚落定就说要洗个澡,我想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中午刚从宾馆出来坐了三小时车有必要马上洗澡吗?我说我去看看水直接去橱房偷偷把自来水总阀关了,回到房间说停水了,你晚点再洗吧。

  我又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关心她,叫她上床躺会儿休息一下,又继续给她灌迷魂汤说道:「昨天你跟闺蜜玩得开心吧,是不是逛街逛累了?逛街是最累的事情了!」

  文文附和着我,看我没有半点怀疑她还很关心她的样子心情也平定了许多,靠在床头闭目休息。我看她那样子感觉她跟王兴操逼操得好辛苦啊!突然想检查一下她的身体,看一看她跟别的男人操逼操了一整天身体有什么变化,特别是骚逼的变化,顺便看看她的阴道里还有没有王兴的精液。

  我来到老婆身边坐下开始煽情,我说:「老婆,你现在越来越漂亮性感了,我是越来越爱你了!……」

  说话间,我的手就开始摸文文的乳房,嘴里继续说:「昨晚我一晚都没睡,加上宝宝哭闹搞得我都要哭了!心里老是想着你!」今天老婆穿着套裙,我的手从她衣服外扶摸一会又伸到衣服内摸奶,轻轻捏着她的乳头。

  文文仍然闭着眼「哼哼」地应付。我继续说道:「昨晚想宝宝了吗?想我了吗?」她没说话,我知道那一夜她跟王兴操逼操得热火朝天的哪有时间想我们那!我进一步说:「昨天你突然不回来,担心死我了,真的很想你啊!」

  话音刚落,我就将嘴压上文文的嘴唇吻她,文文一直闭着眼,可能跟王兴折腾了一天实在犯困,也可能还在回味昨夜的甜蜜,加上我的迷魂汤已经完全放松了警惕,会不会把我的吻幻想成王兴都说不定,我感觉她开始进入角色,跟我舌吻起来。

  我抓住大好时机一边吻她一边脱光了她的上衣,然后解开了筒裙上的扣子,同时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我把老婆推倒橫躺在床,两条腿悬在床边,热情地吻了她好久,一只手伸进她的内裤扶摸着阴部。

  真想不到连续被王兴操了一天的骚逼竟然又开始动情了,真是名符其实的骚啊!老婆的淫水早已流了出来,这是我要查看的重要部位和物体,我起身拉下老婆的裙子,然后一边观察内裤一边小心地把它脱下。

  我发现老婆的内裤从外边就可以看到大片的印渍,翻着往下脱时正好看到前裆部位留下了大量不规则的精斑,中间一块还是湿的。

  我平时观察过老婆的内裤,正常情况下流出的阴道分泌物量很少,粘在内裤上呈半干状只有长长的椭圆形一小块,而今天是染了一大片,湿得很透,中间还呈现着刚流出来的液体。这些异常情况进一步证实了老婆返回之前可能还被操了一次,一路上车子颠波精液从阴道内溢出沾染了内裤,而且从中间的液体看仍有少量在慢慢地流淌……

  前面的章节我介绍过文文阴部的特点,她的阴道长得有些特别,大多数女人在身体站立的情况下阴道口是垂直向下的,而文文的阴道有些前倾,如果做爱后躺在床上,可以控制住大量的精液不向外流,即使站立或坐姿也可以在体内保留一定时间。当然她的身体一经男人挑逗,逼逼发骚阴道收缩时阴水就会伴着精液大量流出来。

  我顾不得仔细察看内裤上的精斑了,文文经我一挑逗阴道里正在往外流淌淫水,我得直接观察一下是什么性质的液体。老婆两腿悬在床边,我趴开两条大腿蹲在她的两腿之间,阴部正对着窗口看着很清晰很明了。

  我继续用手指轻轻地挑逗她的阴蒂,一会功夫就有更多的淫液慢慢地流出来,我清楚地看到与平时性交前流出的液体不同,透明液体中参杂着一丝一丝乳白色的流体——正是男人的精液,我凑近阴道闻了闻确有精液味道,不过看样子精液的成份很少,气味也很淡,必竟过去半天时间了,在车上颠簸大部份已经流到内裤上。

  我趁老婆闭目享受时悄悄拿起内裤闻了闻,那上面的确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精液气味。老婆这时性欲已在上升,又勾起头眯着眼看我玩弄她的逼逼,还在小声地哼哼,她完全没有察觉我在观察和分析她的异常情况。

  为了进一步证实我的判断,我第一次没有顾忌老婆的骚逼里有别的男人精液,伸出舌头准备舔尝她的淫水,刚刚碰到她的阴唇,老婆的双腿条件反射地向中间收拢不让我舔,嘴里急切地说:「不要!」我抬起头看到她有皱眉的样子但没再说什么,我装得很平淡地说:「宝贝,你不是很喜欢吗?」她小声说:「脏了,一天都没洗又坐车……不能……」

  我没有理会文文阻止我舔她逼逼的说辞,她刚才的举动可以认为是一个良家妇女第一次被别的男人操了,在老公要舔她的逼逼时一种自然条件反射,是不想让老公舔了她们弄过的脏物。

  我再次趴开她的双腿,这一次她没有避让,只是皱着眉看我将她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水吸进嘴里,我的这一举动使她的精神意识受到了很大剌激,大声「嗯」了一声仰躺在床,与此同时她的下部一阵扭动,阴道发生强烈地收缩泄精了,一下子又挤出了许多带着乳白色的淫水,我再次品味着肯定有精液的味道。

  因为近年来文文喜欢给她口交,我经常品味着她的阴水,每次操她之前的阴液与射精以后阴道流出的淫液颜色和味道是不一样的,因为前面是女人自身的液体很清澈甘淳,而后面的是男女混合的液体有乳白色和精液味,而今天老婆骚逼里流出的淫液恰恰是男女混合液的颜色和味道。

  文文的淫水被验证含有男人的精液以后,我再一次观察她的外阴,虽然被别的男人搞了一整天,但阴部总体看上去与平时没有两样。不过我又发现一个特别佐证:她的小阴唇附近一圈皮肤发红,而且红得很严重,是被剧烈磨擦后的表现,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但是很少见,最明显的一次是那年暑假我跟文文在海滨城市那晚疯狂做爱后产生的(第八章),从我跟文文恋爱至今一般只在连续操她五次以上才会发生这种情况。从老婆逼里现在还有流出精液的情况看,昨天下午至今天中午,王兴把我的娇妻操了绝对不是简单的五次!

  一直在察看和寻找老婆偷人的蛛丝马迹,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复杂心情。但是自己的大屌却一直很兴奋,一直挺得高高的,这个叛徒总是这样真令人生气,别人搞了他的咪咪却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真没办法!验证的事情也办完了,初步证明老婆的逼逼从此已经属于两个男人,先让大屌体验一下这个不一样的骚逼吧。

  我站起身,狠狠地盯了文文一眼,心里在说:我要狠狠地操死你这个骚逼!我拿起大屌用力插进老婆的阴道,两手捏住她的两只大奶,接连不断地猛烈抽插,老婆并没意识到我带着恨的心情操她,却眯着眼表现出十分地享受快活!

  她大声呻吟着:「哦……哦……真好……哦……」在我的大力抽插下,文文骚逼里又流出许多和王兴的混合液体,这些淫液已经被我操成了白浆,糊在我的大屌上和她的骚逼周围。想到王兴操了老婆一整天,不操死这个骚娘们不解恨,我做着更加激烈动作,完全抽出阴茎再冲进去,再抽出来冲进去,果然把这个骚货插得死去活来,嘴里又开始胡言乱语:「哦……哦……真好……哦……兴……舒服……真快活……哦……好老公……哦……哦……」

  我起初没注意后来竟然好象听到她模糊地叫了几声「兴」字,这个骚货可能一天一夜没睡累坏了产生了幻觉,还沉浸在与王兴的快乐之中!

  我今天实在没有心情挑逗她,不然的话可能会套出一点她心底的秘密。我一阵猛操把这个骚货送上了快乐的巅峰,自己也猛烈地射了,我压在文文的身上紧紧地抱着她射精,她仍在我耳边喊了几次老公和兴。现在搞不清老公是谁了,老婆的逼逼里已经混合着三个人的液体,再也分不出你和我,射完后我扬长而去。
  静下来以后,我真不甘心文文就这样让王兴给操了,我必须找到更加充分地证据,再来收拾这个不要脸的骚货。晚上趁老婆洗澡的时候,我翻查了她的手包,希望在里面找到避孕套之类的东西。我也真是晕了!老婆骚逼里还流着王兴的精液怎么可能带套套?

  但是还是发现了有价值的东西,在几张票据里找到一张昨天老婆的住宿发票,我记住了这家宾馆的名称、地址和房间号。同时发现一件令我生气的情况,老婆走之前说过要买一件真皮大衣,带了两千多块钱出门的,可是回来时真皮大衣没买,可包包里只剩下几百元现金,难道骚逼让人操了还倒贴那个小白脸不成?真是让人无语!

  我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去地级市实地调查文文与王兴偷情的真实情况……
  我坐清晨的班车上午九点多钟到达了地级市,直接就去寻找某某宾馆,因为宾馆是以那条路的名称命名,而那条路是该市的一条主路,我很容易就找到了那间宾馆,是一家中小型宾馆。

  找到老婆第一次偷情的场所,我的心里七上八下,在外面悱恛了好长时间,我在思考着如何才能了解到老婆在这里偷人的情况。我决定进去见机行事,当进入大厅后,发现服务台内没人。

  当年电脑还不普及,一般宾馆还没上电脑系统,我看到一个登记簿放在服务台上就立即拿来翻看,查找前天老婆住宿日的登记记录。那天的日期下一共登记了三页三十来行,当我看到第三页时,老婆的名字跃入我的眼帘,同时我一眼看出不是老婆书写的笔迹,因为文文写得一手好字,既漂亮又流利,而这上面写的字很丑。我祥细看着那一行登记的内容,在单位出差地点等等之后,同行人名称一栏赫然写着「王兴」的名字!

  我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如果说昨天面对文文身体上的迹象判断她已经被王兴搞了,多少还带有自己的主观认识,但是现在摆在眼前的实物证明,前天晚上她们两个狗男女确实住在一起,登记的字迹我有点眼熟,想起来跟王兴写给文文的情书是一样的。我两眼看着登记薄呆了很久,心里一边是怒火熊熊燃烧,一边是波浪翻腾!燃烧的是对王兴的仇恨,翻腾的是文文的骚逼真的被别人操了产生的醋意!

  我一时间晕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我趁服务员不在悄悄地连根撕下了开启文文和王兴偷情的记录(一直保留至今)。然后退出宾馆,带着沉重失落的心情,来到宾馆附近绿化林中的石凳上坐下发呆。这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午饭也吃不下,最后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去宾馆问问服务员,了解一下当天的情况。
  我在旁边一个商店买了一些零食带上,想着跟服务员套近乎时用得上,再一次走进宾馆。服务台里已经来了一位女服务员,看我进来不冷不热地问了声:「住宿啊?登记!」我思忖着如果说找人的话她可能不让我上楼,即使上去了也不能久留,干脆就登记下来。我很客气地问她:「请问,二楼有房间吗?麻烦你给我住二楼吧。」服务员查了一下说:「二楼还有房间,你就住203吧。」因为文文她们那天住的是201我想这间最好。就说:「201行吗?」服务员简洁地说:「不行!」好吧,203就203吧。

  这是一家集体所有制的老宾馆,看上去已经有年头没有装修翻新,上楼后,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简易吧台,里面坐着一个尚有几分姿色的中年女人,身材不胖不廋,大约四十岁左右,我伸手递给她住宿单子,她看了看走出吧台给我打开203号房间,交待我说:「侧所在走廊最里边,洗澡间在侧所隔壁,开水在我这里自己来拿。」说完径自回了吧台。

  我左右看了看,那时宾馆房间里普遍没有卫生间,房间有二人间三人间四人间,不认识的同性都可以一起混住,床铺比现在宾馆的床窄,房内配置较简单。201房在我的隔壁,紧靠吧台的那间。我进入房间靠在床上思考着接下来如何向服务员打听老婆在这里偷人的事情……

  我决定了,就以找人的理由打听文文的情况。我随手拿了一袋傻子瓜子和一包鱼皮花生米来到服务台边,说道:「您好,我来拿瓶开水。」紧接着将瓜子递过去说:「大姐,吃瓜子!」服务员说:「别客气,别客气!」我将瓜子包装撕开,倒出一些在台子上,其余的放在旁边说:「尝尝嘛,没关系!」服务员看我诚心诚意的样子,很客气地随手将身边的一个方凳移到吧台口边说:「小伙子,坐坐吧!」

  没想到如此顺利地搭上了,我坐下后问她:「大姐您贵姓啊,吃午饭了吗?」服务员说:「我姓刘,在家吃饭刚来上班的。」我「哦」了一声接着问:「刘姐,你们上班很辛苦吧?」刘姐很无奈地答道:「没法子哦,我们上隔日班,从中午十二点上到明天中午十二点,很累哟还挣不到多少钱!」

  我听了心中暗喜,按照她说的班次算,前天中午到昨天中午正好是她在当班。正在想着想着,服务员问我:「小伙子,你到市里来干嘛呀?」我借机话锋一转:「不瞒刘姐说我是来找人的。」刘姐睁大眼睛问:「找人?找谁呀?」我说找我妹妹。

  这个话题引起了服务员的兴趣,她马上又问我:「你妹妹怎么回事啊?」我对她说妹妹跟丈夫吵架回了娘家,回来后又被父母训斥了一顿,说她不应该为了一点小事就往娘家跑,叫她回去她就走了,谁知她老公第二天来接人,才知道她离家出走了!

  服务员听了后叹了口气:「哎,现在的孩子!你们知道她去哪里吗?到哪去找啊!」我说:「她丈夫和我们家人都在分头找,主要是她以前曾经去过的几个城市,到你们这来找,是因为她今年经常到地市来,而且她有个同学就在这附近,她们有来往。」

  服务员「哦」了一声问我到她同学家找了没有,我说找了,她同学说前天中午去了她家,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坐一会就走了,也没说到哪里去。因为妹妹没回家所以我到这一带宾馆看看有没有住在附近这些地方。

  我急切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老婆去年拍的一张两寸照片递过去说:「刘姐,你看看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孩!」服务员接过照片定睛一看,神情一下子显得很吃惊,喉咙里不肖地轻声冒出一句「她呀!」随后连忙说:「小伙子,你算找对人了,前天正好我当班,你妹妹确实在我们这里住了一晚,昨天中午十二点左右走的。」她又摇揺头说:「我没看错!唉!她……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绉着眉欲言又止。我说:「怎么啦?」她看了我一眼:「看来麻烦了……」又停止了往下说。

  我显得很着急的样子,借口去房间拿茶杯想着对策,看来服务员不想往下说,宾馆也有宾馆的规矩不能乱说,但那时集体性质的单位是很松散的,话肯定会套得出来。我想很多女人可以利诱或者色诱,她比我大出很多我也不想调她的情,先利诱她试试。

  我拿着茶杯来到服务台边坐下说道:「刘姐,我真是碰到大救星了,请你快跟我说说吧,帮助我们尽快找到妹妹!」我一边说一边拉过她的左手,把一张五十元的大钞塞到她的手里,十分诚恳地说:「妹妹给你添麻烦了,这是一点小意思,算是买点水果表示感谢!」

  当时一百元钞还没发行,五十元相当于现在好几百元钱。服务员无力地推拒了两下后把钞票握在掌心。然后直言问我:「你妹夫跟你妹的关系是不是不太好啊?」我说:「她们结婚三年多了以前还好,最近一年好象经常闹别扭。」服务员若有所思地说:「那就难怪了!小伙子,你妹妹心里已经有别的男人了!」
  我着急地说:「刘姐,这话怎么说?我搞不懂你说的意思!」服务员将身体向我靠近一些小声说:「这话本来不能跟你说的,我看你心急,老实对你说吧。你妹妹不是一个人来住宿的,还带着一个男人,开始我还以为是一对小夫妻呢!」……

  这篇文章是我和老婆十几年来发生的真实故事,文中姓名均是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希望大家踊跃回贴,大家喜欢就好。待续,谢谢!

  (特别提示:大家若要知道文文和我的心理及行为潜移默化的演变过程,请从第一章细看。特别是第六章:我给文文破处的经过,第一次性交经历撕心裂肺的痛楚之后她竟然快乐地达到性高潮;第八章:文文在学校与我热恋遭到第三者插足感情发生变异的过程;第十章:我与文文怀孕期间进行奇特性交和引发第一次婚外情的情况。这是三次重要转折一定要了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