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越南舅母的大红包】(02)【作者:克里斯蒂亚诺】
【越南舅母的大红包】(02)【作者:克里斯蒂亚诺】
字数:49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昨晚的我,和老公的外甥上了床。

  这是我离开越南后第一次这么爽,第一次感受到全身不受控制,下体传来无限的快感,也是第一次达到阴道高潮。

  今早是被宏哥弄醒的。我大多数时候都叫他宏哥,除非我很痒需要他的肉棒的时候才撒娇叫他老公。昨晚被宏哥的外甥,子建操得我全身疲累,还昏昏沉沉给了他我的内裤。

  宏哥见我没穿内裤,露出阴毛与屁股,没忍住对我乱摸,硬是把我弄醒。被摸时我脑袋第一个想到的是子建,幸好我只是「嗯~」了一声,听到宏哥的声音便醒过神来,「宏…宏哥…」

  「弄醒你了啊,没事,你继续躺着,我做事就行。」说完宏哥便掏出肉棒然后掀起我的粉红色睡衣。我一时惊吓,把腿缩起,「宏哥…不要啦…」「你这小骚货,害羞什么呢…你把内裤都脱了不就是在等我吗?」我无从辩驳,支支吾吾,然后突然把注意转到一旁的闹钟,「不早了啦…都快12点了…被妈和子建听到就不好了啦…」

  「好吧,」宏哥放开我,站起身来走向房门,「早上不做晚上做。」然后对我摆出扎奶的手势,把老二收进裤子里便出去。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把脸埋在手掌里回想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子建开门看见我在脱内衣,然后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结果一看到子建年轻火热,比宏哥粗大的肉棒就忍不住…

  我拍拍自己的脸颊,妈啊我昨晚好淫荡,舅妈的形象哪儿去了。不过想着想着我的奶头又硬了,好吧,昨晚的确很爽…不行,洗个澡冷静冷静好了。

  本来以为可以平安无事度过一天,怎知又是一夜春宵。

  一整天下来都怪尴尬的。子建时不时朝我抛来怪异的眼光,我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什么不敢迎上他的视线,不停闪躲。直到晚上10点,宏哥出去喝酒了,婆婆去睡了之后,只剩下我和子建坐在客厅。

  子建越坐越靠近我,我吞了吞口水,心髒跳得很快,眼睛假装盯着电视,但不时瞄向子建。现在他已经紧紧贴坐在我身旁,并把头凑过来嗅我的头发。「舅母…你好香哦…」

  「子建…不要这样…」我轻轻推开他,但他没有要退让的意思,把我的头扭向他,然后狂甩我的嘴唇。我没有反抗,,但眼睛不敢闭上,并一直轮流看着大门和婆婆的房门,害怕被看到我们的行为。

  「怎么了?」子建问道,「你昨晚不是这样的。」子建捧着我的脸,我直视着他的眼睛,他眉头皱着,看来是真的在关心我,让我感到一丝温暖。「没事。」我露出微笑,然后把手放到他的裤裆,隔着裤子摩擦他的阳具。我们再次吻了起来,这一次他把手伸进我的上衣里隔着内衣搓揉我的奶,我忍不住叫了出声,「嗯~」

  但我们没能享受多久,才亲了几分钟,还没到重头戏,便听到车子的声音,是宏哥回来了。我赶紧拍拍子建肩膀叫他停下,然后像平常一样打开门从的士扶他进家门。

  「诶是我老婆诶!」

  「宏哥你喝多了。」

  「老婆……是用来干的!」宏哥突然把我推向墙壁,然后撕开我的白衬衫,隔着内衣又嗅又舔的。「宏哥不要这样……」

  子建本来站起来要帮我的,但是我摇摇头让他别过来,这老头子发酒疯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用头点向客房,然后点点头示意要子建先回房,我可以自己搞定宏哥。

  子建不甘愿地看着宏哥开始把我的深蓝色胸罩向下拉,露出我的两粒奶并开始粗鲁把玩,慢慢地退后,但是站在房门不肯进去。

  「宏哥,要干回房间再干好吗?」宏哥抬头眼咪咪看看我,「对!说得对!」然后我便搀扶着他进房间,关门时子建才肯进客房。希望他明白我没说出口的「待会才去找你」。

  关门后,宏哥一把抓住我把我抛向床边,然后开始脱衣服。这不是宏哥第一次这样了,每次喝醉回来,都会嚷嚷要干我,虽然有时还没开始做爱他就睡着了。
  刚开始我并不顺从,而是对他说他喝多了试着哄他睡觉,但行不通,他会发狂似的霸王硬上弓,也不理别人下面湿不湿,害我疼死就算了,隔天下体还发肿。
  宏哥脱完衣服露出他的阳具,他自己套弄了几下后把我的头按向他的阳具,我跪下开始帮他口交。宏哥的老二和以往一样咸咸的,其实蛮粗的,长度也适中。
  「啊~ 啊~ 」宏哥被我弄得很爽,为了让他快点射出来,我的手上下套弄的速度比平常更快,而且舌头也非常卖力舔他的龟头,并不时吸吮他的阴囊和蛋蛋。宏哥今天比以往更加持久,我怕他待会要干我,便脱下已被撕烂的衬衫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

  我一面想着子建一面自慰一面帮老公口交,搞得我很难专心,淫水也流得不多。宏哥把手放在我的后脑勺然后前后摆动下体,被我当做爱工具那样干着我的嘴巴,最后终于缴械,他射精时手还紧紧按着我的头,我不得已把那有点稀但很腥的精液全都吞下去。

  宏哥高潮后直接腿软坐在床上,我便哄他躺下睡觉,怎知他抓着我的肩膀然后把我扑倒,说:「还没结束呢!我给了钱你就要让我干你的穴!」

  我心跳的很快,但宏哥开始亲吻我的耳根和脖子,我的身体便不听话地放松任由他摆布了。我的乳房仍然处于不被胸罩遮盖的状态,于是宏哥直接脱掉我的裤子与内裤,然后开始舔我的下体。

  「嗯~ 」我惊叫出声,右手不自觉地开始玩弄我的豆豆。宏哥把食指和中指舔了下沾了口水后塞进我的阴道。

  我开始呻吟,然后解开我的胸罩,「很爽齁」宏哥说,然后他突然拔出金手指,然后与我接吻,手则握着明明已经软掉了的肉棒要瞄准我的洞口。酒精的作用不仅让他瞄不准我的小穴插不进来,他也亲着亲着开始累了,最后说了一句「不玩了」就倒在我身上睡着了。

  太扫兴了。

  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子建。

  我没有要穿上衣服的意思,反正待会也要脱的。我跨过被丢在地上的各种衣物,用一只手臂扶着两颗摇摇欲坠的大奶,走到子建的门前。我敲敲门,然后把手收回来遮着私处。

  子建很快就应门了。我摆出最楚楚可怜的样子,轻轻皱眉头,头微微低下,睁大眼睛看着子建,手遮着三点,双脚交叉站着,还咬唇地说:「那个……你有衣服让我穿吗?」

  全身只脱剩内裤的子建两眼瞪大地看着我。他吞了下口水然后甩甩头。「我刚刚出来客厅都听到了。」我撞开他直接进入房间里坐在床上,他关上门,但没有走过来。

  「人家是他老婆嘛我还可以怎样?」我手抱胸挤出深深的乳沟,撅起嘴低着头,语气带着一丝不满,扮出愤怒又无助的样子。子建受不住我的诱惑,坐到我身旁,搂着我肩膀并浅吻我额头,说道:「我只是不喜欢你被他糟蹋。」

  看他认真了我觉得我过火了,便尝试哄他开心。「好啦我要怎么做你才会比较开心?」话音刚落我的嘴便被子建的嘴给堵着了。

  刚刚跟宏哥肯定拖太久了,才让子建现在这么急这么飢渴。我用力地吻回去,但不知道是因为口水分泌还是因为把注意力放在嘴巴上,我感觉尝到了残留在口中的精液的味道,便突然打住,把食指放在子建的唇上,然后害羞地低头说:「我刚才……帮你舅父口交了……」

  子建捧着我的脸,然后额头顶在我额头,「没事,你也帮我口交就行了。」然后猛地把我的头往下压,我的鼻头碰到他四角内裤搭起的帐篷。

  我自动地跪到床边,用手抓着他外面裹着内裤的老二然后像拉弹弓那样拉向我再弹回去。然后我脱去他的内裤把大屌一把塞进嘴里像吃冰条那样含着吸,放开时发出「啵」的声响。

  我握着这粗大的阳具,把混有子建马眼流出的精液的口水吐在他的龟头上,然后套弄两下再继续含。子建已经比昨天更放得开,发出「哦~ 啊~ 」的爽叫。
  平时都是我在叫,听到男生因为我而发出这样的声音特别地有成就感。几分钟后我的嘴巴开始酸了,边只是单手套弄,另一只手则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我的奶头硬硬的挺挺的,我用指甲刮了几下然后绕着乳晕最后搓揉我的奶。看到我这淫荡的样子子建也忍不住高潮了。

  「射了要射了,」我及时把嘴凑上去但没来得及把弟弟含进去,好多的精液粘在我的嘴唇上还有好多流到我下巴滴在我乳房上。其实精液真的不好喝,可是这是子建的爱,我毫不犹豫的把它们舔光了。

  我看着子建的老二慢慢软掉,心里莫名的空虚,我把手掌盖到老二上,给它温度想让它快点再次胀大。我小穴真的好痒好想被操。「快硬起来啊……」子建本来爽翻地躺着,听到我的哀求便坐起来,然后说:「舅母,你做一个动作我保证我的阴茎会马上硬起来。」「什么动作?」「这样……」

  子建做跪姿,把手伸直摆到两旁,像企鹅那样手臂拉直手掌平躺,然后弯腰向前,开始摇晃他的身体。真是个色胚,竟然要我做这么害羞的事。

  我别过脸闭着眼睛,发出娇羞的不要啦那样的「嗯~ 」,但身体还是乖乖模仿他的动作照做了。我的大奶就这样在他面前抖动两下,我感觉脸颊发烫,害羞死了。「硬了没?」我睁开眼,但还是看着旁边。

  「摇久一点嘛。」我又再倾向前,这次倾的幅度更大,我感觉得到我的奶完全离开我的胸膛下方的皮肤,就那样悬着,然后我比刚刚更强烈地乳摇,我打算摇个几秒但我的身体重心非常不稳,摇了不到两秒就停下。

  当我看向子建时他竟然在录影!我急忙爬向他要拿走他的手机,他匆忙停止录影。「喂……怎么可以这样啦……」子建捏捏我的鼻子,然后说:「乖啦,你看你多性感。」

  他在我面前按下播放键,我看到一个卷发稍微过肩的越南少女跪着,发出淫荡的撒娇声同时那对巨乳抖了两下。

  在子建的要求下影片女主角大力摇奶,然后发现被录影后还被拍到她跪爬向手机时垂下的双乳的特写。我顿时无地自容把脸庞埋在手掌中。

  「人家好丑……」「怎么会呢?你是我最漂亮最性感的舅母了。」子建把我扶到床上,然后坐在我身旁抚摸我的奶。

  「你看我的弟弟都硬邦邦了。」「哼!我累了!」我作势生气转身上床然后侧身躺下,屁股对着子建。子建回答道:「没事,你躺着就好,我来动就好了。」
  他把我的腿摆成90度,接着我感觉到子建的手从我小腿向上轻抚,然后是大腿,然后大力地扇了我屁股一巴。「啊!」我痛得叫出声。接着子建把手沿着股沟滑到我的阴部。

  我一只手按着腹部下方,一只手尽情搓揉我的胸,等待着他的插入。子建在我背后躺下,身体紧紧贴着我,左手绕过我肩膀,我把我的奶推向上和他一起搓揉。

  他的右手则握着我的右手,用我的右手在我的阴蒂转转,当他放开手时我已经停不下来继续刺激我的豆豆。我感觉好爽,紧紧夹着大腿,好想被插入:「快点啊……」

  子建把直挺的老二放在我的股沟开始上下摩擦。「嗯~ 快点嘛~ 」「快点什么?」「快……快点插进来~ 嗯~ 」

  「什么?」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羞耻心,只想快点感受下身被填满的爽感。「快干我……快插进我的阴道……快……啊!」

  子建轻易地插进来我全是淫水的阴道,好爽……「啊~ 啊~ 好~ 啊~ 哦~ 嗯
~ 」我跟着子建抽插的节奏呻吟着,子建从后方亲吻着我的颈项,我虽然看不到他,但我全身都感觉好爽,我稍稍伸直上方的左腿,子建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已经仿佛控制不了自己,手也停摆下来紧紧抓着子建摸我奶的手臂,虽然看不见子建但眼睛被泪水朦胧,真的好爽。

  他把节奏控制得很好,浅插几次才顶我一次,有时快又狠,有时慢而柔,让我一直想要更多,一直欲罢不能,只能尽情地浪叫,「啊~ 嗯~ 舅母还要~ 啊~ 」
子建的手扶着我的大腿根部,然后他的身体往我压过来,我用一只前臂顶着,体位从旁捅变得有点像老汉推车。

  我的左乳房压在床上随着节奏抖动,右乳房则悬着晃动着,只有乳头碰到床单来回刺激着,我的呼吸变得非常急促,但每次深吸气就又大声叫出来。就这样不知道做了多久,我感觉下体越来越热,终于达到了高潮。「啊~ 啊~ 哈啊啊~ 」
我抓着子建的腰部,脑袋像放烟花那样完全空白,只有灿烂的快感。

  高潮完后我全身发软趴在床上,两手放在头的两旁,沉浸在余韵中喘气,任由淫水沾湿身下的床单。「我还没射呢,」子建把枕头塞到我的腹部下方,垫起我的翘臀,然后继续抽插。这一次他每一下都顶到花心,我没力的发出「嗯~ 嗯~ 哦~ 」的呻吟。

  「你的背影也好漂亮,」子建把我的卷发扫向左边,然后嗅着我的背部,还舔我背上的汗。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高潮的余韵还没过,还是子建太厉害了,我竟然又高潮了一次,我全身不受控制,像母狗那样抬起头叫着:「啊~ 啊~ 又来了~ 啊啊~ 欧~ 」

  「你这骚货,哦~ 好紧,」我感觉全身肌肉在收缩,尤其阴道里包着大屌的那些。我爽得几乎快要晕倒。我隐约听见子建的叫声,他一定被我收缩的阴道弄得也射了。同时高潮后,我们累垮的躺在彼此身旁,努力喘息着。

  「那个……」子建先出声了。「你昨天给了我你的内裤,可以把同一套的内衣也给我吗?」

  「不行欸,我这身材很难买内衣的。而且,谁说我原谅你了?哼!变态!」
  「对不起嘛,我想记录我有这么漂亮的舅母才拍你的嘛」

  「以后叫我阿花吧,」我站起来,对他摆了个鬼脸,便走出房间。他一定以为我不会回来了,但看在他两夜被我榨了四发,辛苦了的份上,我从洗衣篮找出我昨晚穿的红色蕾丝内衣,然后穿上。我敲敲子建的房门,然后开门进去,「你可以……帮我脱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