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晃如烟之官场风云篇】(21-22)【作者:第三印象派】
【一晃如烟之官场风云篇】(21-22)【作者:第三印象派】
字数:5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一)错觉

  在一阵急促的敲击声中,李志阳醒了过来。不由得抬起头,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原来在不远处。一群人在敲打着一台小车,车内的人似乎是拼命躲在里面。
  隐隐约约地听到敲打小车的一个女人在那里喊着:「贱人」「臭不要脸」「勾引老公」之类的词语。李志阳这才有些明白,肯定是过来捉奸的。心里暗想着:这下热闹了,看看会有什么进展。

  果然,没过多久。车门还是众人给打开了,一对男女被大家从车上拖了下来。不分青红皂白,一群对车上拉下来的女人一通拳打脚踢。而被拖下来的男人,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任由一个女人打着自己耳光,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李志阳有些看不起这个男人,做为一个男人再怎么样也应该去保护一下那个女人。可惜,那个女人也是眼瞎怎么碰到这样一个男人。不过,话又说回来。通奸这种事情,本身就没有谁对谁错。别看白日里,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到了晚上,那个不是寂寞的要死。

  过了一会,也许打人的女人打累了。便坐在地上,指着男人破口大骂,说他如何如何的不好。而此时那个男人早已经满脸是血,瘫坐在地上更是一言不发。另一边,被打女人的身上已经一丝不挂,用手护住自己的身体,卷缩在地上不动地抽泣着。周围的人在那里指指点点,骂骂咧咧地数落着,更有人掏出手机在那里拍摄着。

  李志阳有些想不通,现代人这是怎么了?捉奸本是好事。可是,现在看到这里感觉人类是多么的自私和猥琐。凭什么你男人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你不离开他呢?还和这样的人渣在一块干嘛呢?而那个女人已经一丝不挂了,干嘛还拍下她的隐私呢?李志阳想去制止,可是自己人单力薄。再说了,这本是人家的家事,这样硬插也显得不妥。

  想到这里,李志阳掏出了手机。

  「李书记,有什么指示?」电话那边陈武似乎早有准备。

  「我给你10分钟,弄一台警车,你穿好警服,再叫三四个人。来下XX酒店停车场。我在这里等着,看你表现。」李志阳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明白!」陈武胸有成竹回答道。

  「呜~呜~」十分钟没到,就见一台警车出现在停车场内。

  那一群捉奸的人一看警察来了,一下子犹如打了鸡血。闹得更欢了,甚至有些人还笑出声来了。

  「报告李书记,我到了指定的地点!」随着警车的到来,李志阳的手机便响起来。接通后,陈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我看到了,激动什么?是不是看到前面有一群人?那是一群抓奸的,你去处理一下。给你5分钟,别让我看着烦。」李志阳接通电话,又是淡淡地说道。
  「明白!」陈武听到,立即挂了电话。

  警车在那群人的面前停下,陈武带着3-4个穿着警服的人下了车。也不知道和那群人说些什么,那群人居然一下子全部赶忙道歉。然后,不一会的功夫就做了鸟兽散。只有那个打人的女人还坐在那里,众人拉也拉不走。没办法,只好让女警死拉硬拽给拖上了警车。

  「报告李书记,任务完成!请指示。」陈武将妇人拉上车,马上给李志阳打了电话。

  「行了,把车上那女的送回家。如果再回来,我饶不了你!」李志阳并没有多言,只是说了重点。

  「明白!送女士回家。」陈武收到指令,就要上车离开。

  「李书记,那您的安全?」陈武突然问道。

  「想什么呢?老子就在你面前,没看到我的车牌吗?」李志阳第一次在陈武面前失了态,大吼了起来。同时,将自己的车辆的紧急灯打开了。

  「对~对不起!李书记,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陈武明显看到了李志阳的车辆,听到李志阳的口气吓得立刻让警车离开。

  直到警车开远了,李志阳才下了车。那对男女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两具互不相识的雕塑。

  「刚才是您打的电话叫的警察吗?谢谢了。」男人看到李志阳过来了,有气有力地说道。

  「不谢,那警察不是我叫的。是我派来的!」李志阳并没有正眼看男人一眼,直径走向地上的女人。一面走着,一面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您派来的?您是公安局的?」男人不敢相信地说道。

  「我不是公安局的,但是公安局听我的。」李志阳更看不起那个男人,走到女人身边把衣服给她盖上。

  「您是领导?」男人又猜测道。

  「你能不能先关心一下地上的女人?」李志阳打断男人的问话,显得那么的果断和决绝。

  「我不认识她!」男人从嘴里冒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李志阳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男人。

  「我真不认识她,实话实说,这个女人就是鸡。」男人说到这里,语气里充满藐视。

  「啪~你混蛋!」李志阳听到这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直接就给了男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是!领导,我……不是……」男人被这一耳光打懵了。

  「给钱没有?」李志阳冷冷地说道。

  「没~没~还没有……」男人结结巴巴地说道。

  「给钱!」李志阳几乎是用吼的声音喊道,空荡荡地停车场里传来了回声。
  「给~给~钱!多少钱?」男人吓得语无伦次,慌忙从地上爬起来钻进车里,从里面拿出钱包,掏出一叠人民币递给李志阳。

  「谈好多少价钱?给我干嘛?给人家!」李志阳推掉男人递上的钱,大声地说道。

  「我~哦!说好的1500元。」男人从中间抽出15张人民币,递给地上的女人,女人却没有去接。

  「我操你M,医药费不要了?」李志阳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男人这个样子,怒火中烧踹了他几脚,怒吼道。

  「哎呦!是是是,医药费。」男人被打得难受,将所有的钱放在女人面前。
  「滚~别让老子看到你!」李志阳对着男人又是几脚,怒吼道。

  「哎呦~是是是~滚滚滚~」男人赶忙往车上爬去。

  「听不懂人话吗?老子让你滚。」李志阳看到男人的样子,火由心声大声吼道。

  「滚~哎呦~」男人害怕地在地上跟着跟头,直到车门着才爬上了车。
  「小子!你的车牌号老子记得了。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不会让你死。但是,老子让你生不如死。明白吗?」李志阳一把挡住男人要关的车门,恶狠狠地说道。
  「是是是!不敢不敢。」男人被吓得半死,赶忙点头。

  「滚~」李志阳恶狠狠地说道。

  「是!不是,大哥,这车子要怎么滚啊?」男人一点头,忽然有想起什么,哭丧着脸问道。

  「TMD,是不是让老子帮你开车啊。」李志阳被男人这一句话惹得好笑,但是表面还是忍了下来。

  「是是是!这就走,这就走。」男人一听,马上启动车子便开远了。

  「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男人一走,李志阳便走到女人身边,轻声地问道。

  女人并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那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李志阳又温柔地说道。

  「谢谢您!我没事。」女人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摇摇头说道。

  「这些钱你收好,看看我能帮你什么吗?」李志阳将地上的钱递给女人,轻声地问道。

  「没事了,谢谢您!」女人接过钱,并没有抬头看李志阳,只是坐在地上轻声说道。

  「呜~呜~」李志阳正要说话,陈武的警车却在这时开了回来。

  「李书~李哥!」陈武正要打招呼,却看到李志阳扶着一个女人,便马上改了口。

  「小武,过来!」李志阳向陈武招了招手,说道。

  「是!」陈武快步跑到李志阳身边,必恭必敬地站在那里。

  「你先去找一套干净衣服过来给这位小……美女,一会送她一趟医生,检查一下!没什么问题,再送她回家。」李志阳对陈武交待道。

  「是!」陈武敬了一个军礼,说道。

  「敬什么礼啊!快去办事。」李志阳白了陈武一眼,说道。

  「不好意思!李哥,习惯了。」陈武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然后走到警车前叫里面的女警下车,帮着带女人上了警车。

  「谢谢您,请问恩人怎么称呼?」女人这时终于开了口,抬头看了一下李志阳。

  「不要怎么称呼了!下次小心一点。看得出来,你也是生活所迫。都是同命人!只不过你卖的是肉,我卖的是灵魂罢了。」李志阳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不过,很快他的笑容便凝固了。因为,这个女人长得太像前妻的。什么情况?难道自己出现错觉了?李志阳迷惑地望了望女人,只是女人却一脸的茫然不知道为什么李志阳这样看新着自己。

  「上车吧!」李志阳知道自己失态了,轻声说道。摆了摆手招呼着女警带女人上了车,让陈武也上车开走。最后,一个人站在原地呆呆望着远去的警车。
              (二十二)疑云

  送走了警车,李志阳这才想起还没有给朱洁打电话。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李志阳一边走向自己的车辆,一边掏出手机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就通了,那边的声音还是闹哄哄的。说什么也听不清楚,只好做罢。回到车里,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脸。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是心神不宁的。又在车子里面躺了一会,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陈武的电话。
  「李书记,人已经送回家了。您放心!」陈武简洁的汇报道。

  「好的,知道了!辛苦了。」李志阳点点头,笑着说道 。

  「李书记,你的外套怎么处理?明天拿给您,还是就给那位女士。」陈武忽然问道。

  「算了,送给那位女士吧!反正也穿不着了。」李志阳这才想起自己的外套,还在那位女士身上。

  「好的!那李书记,我们还要过去吗?」陈武又接着问道。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对了,警车哪里来?」李志阳淡淡地问道。

  「安源县公安局的,那几位也是安源县公安局的。」陈武谨慎地说道。
  「知道了!代我谢谢公安局的同志们。一会去吃个宵夜,算我私人请客。」李志阳淡淡地说道、「明白!那李书记,您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陈武在电话那边关切地问道。

  「知道了!」李志阳不等陈武说话,便将手机挂了。

  在车子里面躺着确实让人有些难受,李志阳将座椅调好。便启动了车辆,往自己住的酒店驶去。

  回到酒店房间,仿佛就是有一套流程。李志阳先去了卫生间,洗了澡。将脏衣服扔进旧衣篓,换了一套干净衣服便走了出来。来到房间,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先看一会工作文件,又看了一会新闻。抬头看了一下时钟,已经是凌晨3点多钟了。朱洁还没有回来,这有些让人不安起来。无奈,再一次掏出手机拔打了朱洁的手机。

  「喂!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李志阳一接通便问道。

  「李书记,我是程主席!不好意思啊,朱太太又喝醉了。我们正在送她回来的路上!」电话那边传来的不是朱洁的声音,而是程主席的声音。

  「哦,程主席啊!这么晚还没有休息啊。」李志阳忍住愤怒,笑着说道。
  「小朱同志明天就要离开咱们单位的,同事们舍不得。这不,就开了一个欢送大会。实在不好意思啊!让您担心了。」程主席笑着说道。

  「这太客气了!那麻烦您了。」李志阳嘴上笑着说道,心里却十分不满。什么情况,这酒是接二连三的来啊。再回想一下程主席的那副样子,想想就有些恶心。

  「咚咚咚~」李志阳还在胡思乱想,房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咔~」李志阳将门锁轻轻地打开。

  「李主任,不好意思啊!又是这么晚,打扰您了!」程主席一开门就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没关系,我也不好意思!老是麻烦您。」李志阳笑着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马上您就要调地方了,小朱也要跟着去。本来与同事们关系一直不错,大家都舍不得。昨天是单位聚餐,今天是大家自发的送小朱。还请李主任谅解!」程主席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免得李志阳多心。

  「这也是大家对小朱的感情深,我能理解!谢谢各位了。」李志阳说着,向大家抱拳说道。

  「李主任太客气,下次回来,记得约上我们大家。再一起吃个饭!」程主席笑着说道。

  「一定,一定!」李志阳笑着说道。

  「那就不打扰李主任了,人也安全送到了!我们就此告辞,下次记得一定要赏光哦。」程主席看着众人将朱洁放到床上,便笑着说道。

  「放心,一定一定。各位慢走!」李志阳目送着众人上了电梯,这才回到房间。

  看着烂醉的朱洁,这回李志阳在心里就开始打鼓了。这次会不会像上次一样,会有意外惊喜呢?

  这次李志阳留了一点心眼,先用手拍了拍朱洁的脸颊,试试朱洁的酒醉程度。结果,对于李志阳的拍打根本没有反应。

  「今天又喝了多少?」李志阳故意对着朱洁问道。

  「嗯~好多~好多~红酒!」朱洁迷迷糊糊地说道。

  看样子,朱洁的脑子还是有些清醒,只是身体的反应有些迟钝。李志阳想到这里,心里便有了主意。

  朱洁今天由于不用工作的缘故,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镂花的不透明纱质长衫,下身就只穿了一件肉色的丝裤,在丝裤的外面穿着一件牛仔短裤。李志阳将调查重点直接放在下半身。

  将黑色的长衫裙角轻轻地卷起来,里面的牛仔短裤便露了出来。李志阳迫不及待地将鼻子贴了上去,大力地呼吸一遍。这不闻不要紧,一闻一股男性精液味充斥着鼻腔。这下,让李志阳感觉到头皮都在发麻。

  「难道朱洁今晚失身了?失身的那个人是谁?朱洁知道吗?如果是知道的,朱洁为什么不反抗?」李志阳不敢往下去想,越想越害怕。

  李志阳抬起头,下床以后将房间里所有的灯光都打开来。仔细地察看了一下牛仔裤,却没有一点痕迹。又顺着大腿继续向下看去,还是一无所有。这下,李志阳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一股热血涌上大脑。心跳的厉害,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不会的,朱洁不可能被别人内射的。但是,这股气味是从哪里来的呢?」李志阳纠结着,却没有头绪。

  「冷静,冷静!」李志阳脑海里冒出来这个词。「要怎么样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李志阳猛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心情平静了一些。

  「有办法了!」李志阳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看着熟睡的朱洁有了主意。
  「老婆?睡着没?」李志阳附在朱洁耳边,轻声的说道。

  「嗯嗯~」朱洁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回应着。

  「老婆,老公想要!」李志阳又试探着问道。

  「嗯嗯~」朱洁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回答着。不过,与刚才不同。朱洁一边回应着,一边将去解自己的牛仔短裤。

  李志阳这下头都炸开了,只要在喝酒时有人冒充自己求欢的话。那么,朱洁主动解裤子这件事情,只是她的一个下意识。却给别的男人带来了,不知道多少的方便。

  李志阳还在胡思乱想着,可是朱洁却在解完牛仔短裤后,就收回了自己的双手不动作。这让李志阳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便顾不得那么多,便去将朱洁的牛仔短裤给扒了下来。在扒下牛仔短裤的整个过程中,朱洁没有一丝的反抗,甚至还配合着将裤子踢开,这让李志阳只感觉心里在滴血。

  当牛仔裤被脱了下来,李志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伸出手,放在了丝裤的束腰处。心里既期待着会有发现,又怕发现之后伤心。索性将心一横,就将丝裤往下脱去。却不想,说是迟那是快。朱洁的双手一把抓住了李志阳的两只手,死死地拉住他不放。这让李志阳感觉很好奇。

  「那是老公的,不给!」朱洁迷迷糊糊地说道。

  「我就是你老公啊!」李志阳听到这里,心里暗暗一喜。看样子,朱洁失身的可能变得很小了。不过,还是要试探一番。

  「我的小名叫什么?」朱洁迷迷糊糊地问道。

  「洁啊!」李志阳故意答错,看结果是什么。

  「错错错~放手哦,不然,我老公是县委书记,你让他抓到,就让你生不如死!」朱洁嘟嘟囔囔地说着,虽然不是很清楚,却能让人听个大概。

  「那你小名叫朱洁。」李志阳故意又说错,看着朱洁的反应。

  「滚~蛋~」朱洁在猛然全身一抖,双腿和双手四处乱踢乱动。

  「洁宝宝!别动。」李志阳没有办法了,直接叫了朱洁的小名。

  「嗯~这才是我老公!抱抱。」果然,朱洁一听到真实的小名立马安静下来。还伸出双手,要一个拥抱。

  「好好!抱抱。乖,睡觉。」李志阳配合着给了一个拥抱,然后,将朱洁安抚着躺在床上。

  「看样子,朱洁并没有失身。可是,那精液味是从哪里来的呢?」李志阳心里不解地问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